一位母亲的使命:揭穿“爱情”背后的卑鄙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真人真事

林静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时,商场里的晚安音乐刚好响起。电话是女儿可可的班主任李老师打来的,说可可在学校受伤了,麻烦她现在来一趟协和医院。

  【作者手记】林静是我接触的讲述者中最坦率的一个,能把自己所有的脆弱与不堪完全真实地呈现在我的面前,她的疼她的爱她的情绪,都让我感同身受。因为女儿而突如其来的恋情,原来竟如此不堪,这一度让她怀疑爱情是否存在。但所幸,世界上最打不垮的就是“母亲”,她用她的方式让该惩罚的人得到惩罚,该解脱的人得到解脱……

一位母亲的使命:揭穿“爱情”背后的卑鄙
  晴天霹雳,

  女儿高楼坠下

  林静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时,商场里的晚安音乐刚好响起。电话是女儿可可的班主任李老师打来的,说可可在学校受伤了,麻烦她现在来一趟协和医院。

  李老师再三向她保证:“可可妈,你放心,没有什么大碍!”

  女儿可可15岁,刚刚上高一,就读本地一所知名国际学校,平时周一到周五寄宿在学校,再加上女儿一向乖巧,林静没有往坏处想,叮嘱新来的导购员做好打烊工作后,才去停车场取了车,奔向医院。赶到医院时,李老师已经在电梯口等她了,她这才慌了,女儿已经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。

  事情来的猝不及防。

  李老师跟她坦白了整件事情的经过:可可下晚自习后,和同学一起上了三楼的天台,不小心踩了空,从三楼摔了下来!

  “可可妈妈,对不起,我们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!”说话的是可可学校的校长。“天台不是有护栏吗?她怎么会踩空?”林静突然想到这个问题,回头盯着李老师问。

  “这个我们也不清楚,这两天学校的监视器刚好坏了,所以,我们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掉下来的……”

  李老师还要解释什么,林静觉得眼前一黑,晕死了过去。

  林静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,她拔掉还在输液的针头,要去找女儿。李老师劝林静躺下来休息,林静不同意,看不到女儿,她怎么睡得着。最后,在李老师的搀扶下,她终于到了ICU门口,一张白色的大门,将她和女儿隔在了两个世界。林静想到昨天还在和女儿通电话,女儿说想吃她做的红烧排骨,她说周末回家烧给她吃。不曾想,一天功夫,她连女儿的人都见不到了。

  明天和意外,你永远不知道哪个先来。这便是人生。

  林静喊着“可可”的名字,哭得撕心裂肺,李老师紧紧地抱住她。在ICU门口哭了一会儿,林静又去医生值班室,询问了女儿的病情,医生说,孩子从高处摔下来,导致了大脑出血,昨晚紧急抢救后失去意识,只能住进ICU,具体的要看接下来的恢复情况。

  下午,学校的领导又来了,问林静还需要什么?林静哭着说,我需要我的女儿能够健健康康地回到我身边!离婚十年,林静独自抚养女儿长大成人,从导购员做起,到今天在商场拥有了一个小小的内衣柜台,这些年吃了多少苦,流了多少汗,她才在这座城市立足下来,才能让女儿去最好的学校,接受最好的教育,可是,她万万没有想到,女儿会发生这样的意外。

  李老师对领导说,这种打击,搁在谁身上都受不了,赔偿的事情还是延后再说吧!林静感激地看了看李老师,“谢谢”两字还没说出口,李老师就说,可可妈,你的心情我能理解!

  患难相伴,

  似有爱情的风吹过

  李老师一没有课就来医院探望,作为班主任,他做得已经够多了,一开始林静以为,他是担心自己和学校起冲突,后来发现不是的,他对她,似乎特别关注,超出了老师对受害学生家长的关心!

  李老师还主动聊起了自己的往事,他早年和妻子离婚,独自拉扯儿子长大,这种相依为命的感觉,他比谁都懂。他对林静说,我能够为你们母女做的,也只能是替你们去和学校争取最大的权益。

  说这话时,学校派来的律师刚刚走,学校提出了解决方案,可可失足坠楼这件事,学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学校希望得到林静的和解,和解的结果是,学校一次性给林静赔两百万,可可痊愈出院后,学校将无条件地接收她。

  林静想要的不是赔偿,她只是想知道,女儿为什么会深更半夜去天台,又为什么会掉下来?这些问题,没有人能够回答她。李老师处处为林静考虑,原本学校是只肯出一百万息事宁人的,后面追加的一百万,都是李老师去找校长,软磨硬泡,校长才答应的。

  林静很感激李老师,这些天的相处,她能从他的眼神里,看到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特别。这些年,林静也遇到过男人的追求,但为了女儿,她都没有答应。可能是人在这种无助的情况下,异常脆弱。在李老师而前,她哭了太多场了,她最柔弱的一面都展现在他面前。

  当可可的病危通知书一次又一次地下达下来,是李老师在一旁紧紧地握住她的手,给她支撑下去的力量!她的心也慢慢地向他打开!李老师说,我会一直陪着你,直到可可醒过来!

  可可在ICU住了十多天,终于脱离了危险,但因为出血太多,变成了植物人。主治医生对林静建议转进普通病房观察,毕竟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还要考虑到巨额开支,医生还说让林静多说一些过去的事情,说一些难忘的事情,来剌激女儿的苏醒。

  病房的病友早就把李老师当作了林静的丈夫,他每天都会来医院,给林静送饭,又给可可朗读她最喜欢的作家的小说片断。林静看着他忙前忙后,心里一阵感动,她想,生命给了我什么,我就接受什么吧!

  然而,那天,可可同学的到来就让林静心生疑窦。可可的同学们结伴来医院探望,其中一个小女孩,一进病房就哭得直颤抖,林静这才知道,小女孩叫陈晨,是和可可一起上的天台,她问了一些可可出事时的细节,那女孩都说不清楚,直到临走的时候,她才哭着对林静说:林阿姨,可可不是失足掉下去的,她是自杀!

  这个消息,比当初林静知道女儿进ICU更为震惊,女儿从小就听话懂事,无论是学习上还是生活上,从来不用她操心,她为什么要自杀?她还这么小,她没有理由选择自杀啊!

  第二天,林静去了学校,找到那个叫陈晨的女生,可这次,陈晨却什么也不肯多说,慌慌张张地跑开了。

  在走廊遇到李老师,林静下意识地说,可可的行李还在宿舍,她想收拾下带回家。李老师犹豫了一下,还是给生活老师打了电话。

  可可的行李并不多,一个崭新秀丽的箱子里装满了她的衣服,林静又将她抽屉里的书本之类的整理了,摸着女儿的书本,林静的心情万分沉重。

  从宿舍出来,李老师还在等她,见到她便说:“林静,可可的事情就是一个意外,你要尽快从这件事里走出来,可可还需要你的照顾!”

  自从李老师和林静相处以来,他已经不再叫她可可妈。林静知道,李老师是希望她不要再纠结,女儿到底是失足还是自杀,毕竟一个学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传出去对谁都不好。

  可林静只想要一个真相!

  真相大白,

  原来“爱情”是如此卑鄙

  林静是在书包里发现了可可的日记本,是一本带锁的日记本,她并不是想偷看女儿的日记,只是本能地用可可的生日日期试了一下,日记本就自动就打开了。

  林静一页一页地往下读,她读到可可说:妈妈花了那么多钱,才把我送进这所贵族学校,我一定会好好学习,不辜负妈妈的期望。林静的心像揉成了一团棉花,如果早知道是这样,她就不会送可可去这所寄宿学校了。

  日记本一开始记录的都是生活的琐事,直到后来,日记里开始出现一个叫L的人,可可在日记里写道:L拥有雕塑般的五官和匀称修长的好身材,是我见过的最帅气的男人

  林静才发现这一切都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。这以后的日记如同流水账,L是体育老师,从国外回来,他讲话幽默,阳光又帅气,吸引了班上所有女生的眼光。

  这些少女心事的描述,一直都是甜蜜又隐秘的,林静在日记本里看到了女儿对老师的暗恋。再后来,日记的风格转变了,可可写道:

  L让我去他的宿舍找他,他说他喜欢我,他把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……

  陈晨也去了L的宿舍,她告诉我,她和L上床了……

  看到这里,林静想起了那段时间,女儿每次从学校回来都病恹恹的,她一直以为是学习压力太大,现在她才明白,那段时间是她生命之中最黑暗的一段时光。

  她遭遇了她暗恋的老师对她的性侵!

  林静记得,有一次女儿突然问她,爱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?当时的她,怕可可小小年纪早恋耽误了学习,狠狠地将她骂了一顿,现在想来,自己到底是错得有多么离谱!

  林静继续读可可的日记,可可说:L跟我说,他喜欢我,可是同样的话,他也对陈晨说过。他到底是喜欢我们,还只是喜欢我们的身体,我也不知道。

  L老师,教体育,年轻的,海归的,帅气的,恶心的,林静随便到学校一打听,他就现出了原形。L竟然是李老师的儿子。

  林静想到可可出事以来,李老师的种种表现,她以为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困境中的女人伸出援手,进而爱上了她;她甚至不怀好意地想过,是不是那两百万的赔偿金让一个中年男人拜金了。

  原来并非如此。

  李老师频繁地向她示好,只是希望她不要继续追查可可坠楼的真相,因为知道真相后,他儿子势必就会被牵扯进来。她记得,在ICU病房外的家属区守夜时,李老师和她说过自己的儿子,他说,儿子也是一名老师,是一个很上进的年轻人。

  他说,林静,可可就算不能醒过来,我也会照顾你一辈子,我是相信缘分的!那时的林静,以为这是李老师对她的怜悯,现在细想,不过是他的忏悔,他知道可可不是失足,而是自杀,他也知道可可是因为自己的儿子,才会自杀,可他却想着瞒过所有人,想着用自私的方式保护儿子。那么监视器坏了,也不过是他的借口,或者是他人为的破坏。

  想到这些细枝末节,林静不寒而栗。

  第二天,李老师又准时地来医院探望可可,临走时,林静突然问他:“李老师,你每天这样的照顾我们母女俩,真是难为你了,你图什么啊,我真的很好奇?”

  李老师看着她,很认真地回答:“首先,我是可可的班主任老师,可可出了事,我很内疚,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,通过和你的相处,我发现你很坚强,是一个伟大的妈妈,也是一个有魅力的女性,你让我心甘情愿付出。”

  林静强忍着所有的情绪,笑了笑说:“真的很感谢你,今天晚上如果你有空,到我家吃个便饭吧,我想喝点酒,我感觉我快支撑不下去了。”

  李老师说:“好的,好的,晚上我一定到。”

  李老师走出病房后,林静冷漠地一笑,她心里装着的只剩下仇恨。林静去了一趟药店,买了一盒安定,还去了一趟超市,买了红酒,最后又去了一家数码产品店,买了一台最新款的超高清数码相机和录音笔。

  林静和李老师度过了一个复杂的夜晚,这个夜晚他喝多了,嘴巴里念叨着自己不是一个好老师,不是一个好父亲,不是一个好人,直到第二天,才慌慌张张穿上衣服离开,而林静也在这个夜晚默默地完成了所有的使命。

  人的心到底可以自私到什么程度,林静不知道。如同护子的李老师,如同此刻的自己,如同那个说谎的女同学。

  林静知道,可可不是第一个受伤的女生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林静再次把陈晨约了出来,在一番真真假假安慰和试探后,陈晨顿时乱了方寸,哭着说了实话。

  原来,可可和陈晨同时被L老师给甩了。两个小女孩不甘被抛弃,于是约好一起跳楼,想给L老师施加压力,可到最后一刻,陈晨害怕了,她不敢跳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可可跳了下去。

  “阿姨,我错了,我不应该瞒着你,是李老师不让我告诉你真相,他说等这件事情过去后,他会让小李老师和我在一起!”

  看着眼前这个和可可一般大的女孩,林静更加坚定了决心。林静报了警,可可的日记本和陈晨的录音,成为了最重要的证据。

  当天下午,学校传来消息,小李老师被警察带走了,而老李老师因为知情不报,也被学校开除了。随后,林静在网上看到了关于这件事情的详细报道,那份报道里,只是写了李姓父子的恶行,并没有公开受害女学生的个人信息。

  当然,伴随着报道的,还有一个中年男人的猥琐裸照也在网络上蔓延开来,甚至还有好事者把这些图片做成了表情包,在朋友圈流传。

  李家父子,身败名裂。

  陈晨给林静发来了短信,她说,林阿姨,谢谢你!

  林静看着躺在病床上,依旧是熟睡状态的可可,她如同天使般纯净,她上前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,喃喃道:“可可,妈妈在等你醒来,你一定要原谅妈妈,原谅妈妈用这种卑鄙的方式来爱你,相信妈妈,这是第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,好吗?”

  泪水中,林静感觉可可的手指好像动了一下。

<!--

一位母亲的使命:揭穿“爱情”背后的卑鄙

-->